应该很快就会得

科幻游戏 admin 浏览

小编:她惨叫一声,被剑气撞飞出去,洒落下一片鲜血,也不知是生是死? 刚才那一剑,张若尘也将整座楼阁分成两半,地面裂开,直通底层。 张若尘没有去察看朱雀楼主到底是生是死,那

  她惨叫一声,被剑气撞飞出去,洒落下一片鲜血,也不知是生是死?
 
    刚才那一剑,张若尘也将整座楼阁分成两半,地面裂开,直通底层。
 
    张若尘没有去察看朱雀楼主到底是生是死,那种小人物,就算活着,也威胁不到他。
 
    先除掉镇军侯,才是正事。
 
    张若尘跳落到底楼,只见地面上有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,还有一些新鲜的血液,却不见镇军侯的踪影。
 
    蓦地,张若尘猛然抬起头,只见上方站着六个武道强者。
 
    他们手中捏着玉石,将真气注入玉石,正在催动玉石中的阵法铭纹,准备布置合击阵法。
 
    其中五人都被厚厚的铁甲包裹,正是跟在镇军侯身边的那五位死神郎将。
 
    另外一人,乃是云军师,云中海。
 
    在武道界,他们六人都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。
 
    “哗——”
 
    合击阵法布置成形,六人手中的玉石,各自冲出一根光柱,连接在一起,形成一个球体的阵法牢笼,将张若尘困在阵法中心。
 
    镇军侯走了出来,一双虎目,冷冷的盯着阵法中的张若尘,道: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张若尘刚才那一剑,破开了镇军侯的铠甲,在镇军侯的颈部留下一条深深的血口。
 
    就连锁骨也被斩得断裂,镇军侯受了不轻的伤势,靠他深厚的武道修为,才将伤势压制了下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狼狈的镇军侯,一脸无惧,笑了笑道:“你一个将死之人,就算告诉了你,又有什么用?”
 
    “我是将死之人?哈哈!”
 
    镇军侯大笑了起来,道:“你还没有认清形势?我已经派人去开启黑市的护城大阵,就算你逃出合击阵法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一凝,合击阵法对他来说,虽然有一些威胁,可是却并不算麻烦。
 
    但是,护城大阵一旦开启,张若尘还想杀死镇军侯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!
 
    “云中海,五大死神郎将听令,将这小子拿下。先别伤他性命,本侯要活的。”镇军侯恼怒的道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在六大高手的催动之下,合击阵法快速旋转起来。
 
    一道道阵法铭纹从玉石中涌出,化为一缕缕闪电。闪电,扭曲在一起,形成六道粗壮的电光,同时向张若尘涌过去。
 
    “给我破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打出一道三尺长的空间裂缝,向着云中海的方向飞去。
 
    “空间……裂开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中海大惊失色,刚刚想要逃走,就感觉到那一条空间裂缝之中,传来一股恐怖的吸力,将他拉扯了进去。
 
    空间裂缝闭合,云中海已经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失去了云中海,合击阵法自然就不攻自破。
 
    “刚才……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镇军侯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,云海中刚才消失的位置。
 
    空间居然裂出一道缝隙,将一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武道高手吞噬了进去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心中狂惊,若是自己也被那一道空间裂缝斩中,估计他的下场不会比云中海好多少。
 
    “护城大阵怎么还没开启?”
 
    “这小子太古怪了,先离开再说。”镇军侯的心中生出惧意,而且又受了重伤,不敢继续待下去。
 
    他立即施展身法,逃出朱雀楼。
 
    “哪里逃?”
 
    张若尘纵身一跃,正想追上去,突然,那五位死神郎将冲了出来,抽出五柄战刀,同时向张若尘斩过去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脚踩步伐,身体变成九道幻影,一连施展出九招剑法。
 
    下一刻,张若尘从五位死神郎将的缝隙中冲出去,化为一道残影,追向镇军侯。
 
    张若尘离开之后,那五位死神郎将同时落在地上,每个人颈部的位置都有一道淡淡的血痕,气绝身亡。
 
    顷刻之间,就将五位强大的地极境高手击杀,展现出来的剑法,将朱雀楼中的那些青。楼女子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 
 250.第250章 震动
 
    镇军侯就算已经受了重伤,却依旧爆发出每秒两百四十米的速度,瞬间就将张若尘甩在身后,向着黑市的城门冲去。
 
    天极境武者最大的优势,就是他们的速度。
 
    若不是被张若尘施展出来的空间裂缝惊住,镇军侯完全还有一战之力,根本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逃得如此狼狈。
 
    一个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却被一个年轻武者追得落荒而逃,实在太丢脸了!
 
    “等本侯逃回军营,一定要调遣大军,将那一个混蛋碎尸万段。”镇军侯的心中还抱着希望,只要逃回军营,主动权就将掌握在他的手中。
 
    韩湫站在黑市的城墙顶部,双手抱着一柄白玉古剑,身体站得笔直,盯着如同丧家之犬的镇军侯,冷峭的道:“镇军侯,你还往哪里逃?”
 
    镇军侯豁然停下脚步,抬起头,盯了韩湫一眼,暗骂一声晦气,道:“你又是何人?”
 
    “我是谁,你就不用管了!但是你勾结毒蛛商会,到底做了多少阴暗的交易,只有你自己最清楚。今天,我就是要斩下你的头颅,带回云台宗府。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云台宗府的人?”
 
    镇军侯的心沉入谷底,怎么连云台宗府也插手了进来?
 
    “不管如何,先除掉她再说。”
 
    他的眼中露出一道杀光,双脚一蹬,踩碎地面的石板,冲飞起数十丈高,一掌向韩湫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对方只是一个年轻武者,能有多强的实力?
 
    镇军侯不相信自己的运气那么背,会一连遇到两个顶尖的年轻高手
 
    韩湫的嘴角一勾,闪电被触手,一剑刺出去,激发出绚烂的剑光,就像万剑齐出一般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瞳孔放大,看着飞来的剑芒,心头猛然一跳,知道自己小看了对方。
 
    他立即收回掌印,拔出腰上的大剑,劈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镇军侯只是仓促出招,韩湫却是蓄势一击。
 
    两剑相交,碰撞出一片火花。
 
    韩湫的手臂抖动,那一柄白玉古剑立即化为一连串幻影,出现三十六道剑光影子,铺天盖地的向着镇军侯刺了过去。
 
    韩湫在剑法上的造诣本来就极高,达到剑随心走巅峰的境界,身受重伤的镇军侯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?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剑击声就像雨点,不断落在镇军侯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镇军侯吐出一口鲜血,从半空坠落下去,狼狈无比的落到地面。
 
    他身上的铠甲,被剑击出一个个凹坑,变得破破烂烂。
 
    张若尘追了上来,站在镇军侯身后的方向,目光中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,向着站在城墙上方的韩湫盯了一眼。
 
    韩湫卓然的立在上方,面带笑意的道:“朋友,镇军侯的人头属于我,你别跟我争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谁是你的朋友?”
 
    韩湫笑道:“若不是我帮你破坏了黑市的护城阵法,你能安然从朱雀楼中走出?我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,难道还不能做你的朋友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是你出手,难怪这么久黑市的护城大阵都没有开启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又道:“好!让给你也行,你若杀不了他,我再出手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。”韩湫向着张若尘微微拱手。
 
    站在两人之间的镇军侯,早就已经怒火滔天,他可是手掌三十万大军的侯爷,更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可是却被两个年轻武者逼迫到如此狼狈的境地。
 
    镇军侯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们两个小辈,太可恶了!你们真以为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是你们说杀,就能杀得了?”
 
    韩湫道:“你若是全盛状态,我要杀你,或许还真有一定难度。可是以你现在的状态,我要杀你,只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 
    “好狂妄。”镇军侯怒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镇军侯,你连她都不认识?她乃是云台宗府宗主之女,算起来,她还要叫你一声师叔。”
 
    镇军侯,曾经也是云台宗府的弟子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脸色一怔,终于醒悟过来。
 
    “咻!”
 
    韩湫从城墙上方飞落下来,体内涌出一缕缕黑色的真气,犹如墨汁一般,笼罩方圆百丈的空间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漆黑的空间之中,响起战剑碰撞的声音。
 
    张若尘退到百丈之外,看着那一片翻滚的黑色云雾,自言自语的道:“这应该就是黑暗领域了!”
 
    黑暗领域,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其实也是一种天地异象。
 
    韩湫的修为还不够强大,所以,只能让方圆百丈,形成黑暗领域。
 
    若是她的武道修为能够达到半圣境界,甚至可以做到改天换地、遮天蔽日,瞬间就能将一片地域的白昼变成黑夜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黑色的真气渐渐收缩,重新涌入韩湫的身体。
 
    张若尘看过去,地上只剩一具无头尸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头颅,已经被韩湫割下,装进一只盒子里面。
 
    韩湫将盒子放进包袱,背在背上,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明眸皓齿的笑道:“朋友,走!一起上路!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“你难道不是要去天魔武城?”韩湫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,我们不同路。”张若尘施展出大成的御风飞龙影,脚踩虚空,御风而行,仅仅只是踏出一步,就登上黑市的城墙。
 
    踩出第二步,张若尘就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可恶,还想瞒我。”
 
    韩湫费了这么大的力气,就是想要向张若尘示好,证明云台宗府与此事无关。
 
    却没有想到,对方根本不领情。
 
    韩湫自然不会放过张若尘,于是施展出‘踏云追月’身法武技,立即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离开之后,大石城的武道界发生大地震,一个个惊人的消息,从黑市中传出。
 
    “据说两位武道神话杀进黑市,大肆屠戮,就连毒蛛商会的韦长老和朱雀楼主都死在他们的手中。”
 
    “韦长老和朱雀楼主算什么?难道你不知道,就连镇军侯都被杀死,脑袋都被人剁了下来。”
 
    “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如此恐怖?”
 
    没过多久,又有消息传到大石城。
 
    “毒蛛商会的华名公、毒蛛少主和穆青,在霖安县城,被云武郡国的九王子杀死了!”
 
    这一条消息传到大石城,再次掀起轩然大波。
 
    要知道华名公和穆青都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毒蛛少主也是快要进入《地榜》的年轻高手,谁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在同一天被人杀死。
 
    一道道惊人的消息,不断从大石城传出去,分别送到四方郡国的王宫和毒蛛商会的总会。
 
    四方郡王得到消息之后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额头上冒出一粒粒豆大的冷汗,道:“真的是武市学宫的人,杀死了镇军侯?”
 
    一个穿着黑袍的武者,跪在大殿的中央,将一枚武市学宫的令牌呈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这是那一个神秘少年留下的令牌!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接过令牌,令牌的其中一面铸印着“武市学宫”四哥金色大字,另一面刻着三个字“张若尘”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将那一块令牌砸了出去,狠狠的道:“又是这个张若尘……不对……张若尘一年前才玄极境的修为,怎么可能杀得了镇军侯?”
 
    那一个黑袍武者小心翼翼的道:“据说,乃是另一个来自云台宗府的高手,杀死了镇军侯。不过在此之前,张若尘就已经将镇军侯打成重伤。”
 
    “云台宗府竟然也插手进来了!”四方郡王的双眼一黑,差一点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幸好四方郡王的修为深厚,强撑起精神,重新坐直身体,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。
 
    “报!”
 
    殿外,又一个黑袍武者走进来,将一份情报呈上去。
 
    四方郡王看到情报的内容之后,直接将信纸捏成碎片,怒道:“张若尘,张若尘,怎么总是这个张若尘,早知道本王就该亲自出手,一年前,就该杀了他。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的身旁,站着一个紫冠老者。
 
    紫冠老者脸色肃然的问道:“大王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道:“华名公、毒蛛少主、穆青在霖安县城,被张若尘杀死。霖安县城距离大石城只有数百里,张若尘肯定是发现了什么,所以才会赶去大石城……糟了!穆青的手中有一本账簿,上面记录了王族和毒蛛商会交易的记录,肯定已经落入张若尘的手中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那一本账簿被送到天魔武城,四方郡国必定会遭受制裁,而且,云台宗府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。”
 
    紫冠老者的脸色也发生巨变,道:“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将那一本账簿追回来,要不然,四方郡国和毒蛛商会都将遭受灭顶之灾。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不停变化,道:“现在去追,已经迟了!只有一个办法,立即传讯霍景城,让他出手拦截张若尘和那一个云台宗府的高手。”
 
 
    “四方郡国的王族和毒蛛商会的总会,应该很快就会得知我取走账簿的消息,必定会派遣大批高手前来追杀我。我一定要赶在他们追上来之前,返回天魔武城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施展出身法,在风雪中赶路,就像是一道鬼影子掠过辽阔的雪原,只留下一阵刺耳的破风声。
 
    韩湫也修炼了一种十分玄妙的身法,身轻如燕,踏雪无痕,紧追在张若尘的身后,道:“朋友,若是我没有猜错,你应该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年轻高手,陈若。对?”
 
    听到韩湫的声音,张若尘微微皱眉,向她盯了一眼,冷声道:“不要跟着我。”
 
    因为韩湫和张天圭走得很近,所以,张若尘一直都很防范韩湫,将她当成潜在的敌人。
 
    韩湫却并不知道这一点,只觉得这个神秘少年的脾气古怪,十分不好相处。
 
    “既然你没有否认,说明你真的就是陈若。”
 
    韩湫的眼眸中带着笑意,道:“武市学宫和云台宗府

当前网址:http://imantsphoto.com/a/kehuanyouxi/20180221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