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寸肌肤都像

近代现代 admin 浏览

小编:张若尘懒得与她说话,体内的真气,汇聚到双足,双腿完全被灵火包裹。 原本就已经极快的速度,便又提升了一大截。 韩湫也加快速度,再次追到张若尘的身旁,道:你说我服用圣光

 张若尘懒得与她说话,体内的真气,汇聚到双足,双腿完全被灵火包裹。
 
    原本就已经极快的速度,便又提升了一大截。
 
    韩湫也加快速度,再次追到张若尘的身旁,道:“你说我服用圣光丹之后,也最多只能修炼到天极境后期,继续修炼,就会有生命危险。这话不是危言耸听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到底烦不烦?你若是再跟着我,小心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 
    韩湫有些气恼的盯着张若尘,她可是云台宗府宗主的女儿,又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主动向他示好,却还碰了一鼻子灰。
 
    从小到大,没有任何一个男子敢用这样的口吻跟她说话,即便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才张天圭也都百般讨好她。
 
    “你想摆脱我,我却偏要跟着你。”
 
    韩湫跟张若尘较上劲,紧追在张若尘的身旁,保持与张若尘相同的速度。
 
    入夜之后,张若尘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整整赶了一天路,无论是张若尘,还是韩湫,都显得有些疲惫,体内真气消耗巨大,必须要停下来休息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挥手一斩,在雪地中,划出一条界线。
 
    他盯了韩湫一眼,道:“你若是敢跨过这一条线,休怪我不客气。”
 
    说完这话,张若尘服下一枚血丹,立即盘坐在地,双手捏着两枚灵晶,吸收灵晶中的灵气,开始恢复真气。
 
    韩湫挺着胸膛,有些不服气的说道:“我们的修为半斤八两,就算我跨过这条线,你又能把我这么样?”
 
    虽然这么说,可是韩湫却并没有跨过那一条线,没有去挑战张若尘的底线。她也取出两枚灵晶,捏在手中,开始修炼起来。
 
    鹅毛般的雪花,纷纷扬扬的落下,仅仅一个时辰过去,积雪就覆盖到张若尘腰部的位置。
 
    再过去一个时辰,积雪覆盖到张若尘的胸口。
 
    头顶、肩膀、双腿、双臂,完全被冰雪覆盖,若是不仔细看,根本不会发现那里盘坐着一个人。
 
    忽然,天空响起“呜呜”的声音,一只红蛛巨舰从天边飞来,就像一座钢铁小山,穿过夜幕,向着张若尘和韩湫的方向飞来。
 
    红蛛巨舰上面,站着数十个身穿紫袍的武者,正在四处寻找张若尘和韩湫的踪迹。
 
    感受到上空传来的声音,韩湫立即停止修炼,身体微微动了动。
 
    “别动,是毒蛛商会的人追上来了。红蛛巨舰的威力非同小可,不是我们可以抵挡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声音,传入她的耳中。
 
    其实张若尘也考虑过驾驶红蛛巨舰返回天魔武城,但是,最终还是被他否决,驾驭红蛛巨舰的目标太大,很容易被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的顶尖强者盯上。
 
    韩湫也听过红蛛巨舰的威名,心中一动,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 
    “我们现在本来就被冰雪覆盖,只要收敛气息,他们就发现不了我们。”张若尘重新闭上双眼,将所有真气全部收回体内,身体一动不动,就像是化为一块磐石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红蛛巨舰飞走,消失在天边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韩湫破雪而出,犹如一位绝美的仙子一般,飞到半空,然后飘然落下,盯向对面的张若尘笑道:“那些邪道武者已经离开,我们是不是也该上路?”
 
    张若尘也从雪中走出来,道:“不要用‘我们’,我跟你不熟。”
 
    “先前,是你先用‘我们’,我才这样用。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“我是怕你暴露之后,也连累我。”张若尘想了想,又道:“你到底为何要跟着我?”
 
    韩湫的眼神变得严肃,道:“好!既然如此,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谈一谈。你在黑市得到的那一本账簿,记载了毒蛛商会和四方郡国王族交易的记录。你若是将那一本账簿送回武市学宫,对我们云台宗府将会相当不利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你杀死了镇军侯,以此证明云台宗府的清白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“难道还不够?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你又何必要刻意去解释?以武市钱庄的情报系统,若是此事真的与云台宗府无关,自然不会将你们牵扯进去。”
 
    韩湫摇了摇头,道:“万一武市钱庄的内部,有人想要陷害我们云台宗府怎么办?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,我和你一起回天魔武城,你带我去见武市学宫的高层,我当面向他们解释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就不怕云台宗府真的牵扯在里面?若是云台宗府真的打算与黑市合作,肯定不会告诉你这种年轻小辈。”
 
    韩湫十分坚定的道:“云台宗府本来就已经是天魔岭的霸主,根本没必要铤而走险去和黑市合作。陈若,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?我护送你返回天魔武城。回到天魔武城,你带我去见武市学宫的高层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你不要跟着我,我反而更加安全。”
 
    韩湫气恼不已,不停磨牙,道:“再怎么说,我也是《地榜》上的强者,难道还会拖你的后腿?况且,我已经使用‘传讯光符’,将消息传回云台宗府,相信很快就会有高手来接应我们。”
 
    “你的身上,居然有传讯光符?”张若尘的眼神一沉,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 
    韩湫并没有看到张若尘眼神,有些得意的道:“传讯光符虽然昂贵,可是以我的身份,身上自然也携带了一枚。在最关键的时刻,可以将消息传回宗门,寻求帮助。”
 
    传讯光符,是用“光”系传讯铭纹制作而成的宝物,大多数的传讯光符只有一次性的功效,可以用最快的速度,将消息传送出去。
 
    当然,传讯光符很难炼制,所以价格相当昂贵,每一张都价值连城,就算是一般的天极境武者也用不起。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是惊叹韩湫的身上有一张传讯光符,而是十分气恼,道:“你将消息传回云台宗府,有没有标记我们的方位?”
 
    韩湫笑道:“我一路上都留下了云台宗府独有的印记,只要他们看见印记,很快就会追上来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,道:“云台宗府的高层里面,有四方郡国的王族成员吗?”
 
    “倒是有那么几位……”
 
    韩湫的脸色也跟着一变,道:“你担心他们会离开云台宗府,赶来截杀我们?”
 
    “不是担心,而是他们肯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”张若尘叹道。
 
    关乎四方郡国存亡的大事,他们岂会袖手旁观?
 
    他们肯定会不惜一起代价,将张若尘和韩湫镇杀在赶去天魔武城的路上。
 
    更加可恨的是,韩湫居然还在路上留下了印记,这不是在作死?
 
    “必须离开这里,要不然,肯定会被追上。”张若尘的脸色凝重,刚刚跨出一步,突然,耳朵微微动了动,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,正在急速靠近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整个雪原中响起呼啸的风声,一个沙哑的声音,从风中传来,“只可惜,你们醒悟得太迟。现在才想走,已经迟了!”
 
    空气中,原本游离的灵气汇聚在一起,形成两道巨大的风刃,带着一股撕裂性的力量,向着张若尘和韩湫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站在雪地中,张若尘只感觉一股锐利的气浪从前方涌来,将地面厚厚的积雪掀起,视线中,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细碎的风劲,划破张若尘的真气罩,将张若尘的衣服撕裂出一道道口子。
 
    张若尘如临大敌一般,双手紧握沉渊古剑,体内的真气完全调动起来,轰的一声,脚下出现一座直径九米的血阵,快速旋转起来。
 
    “哗——”
 
    手中的沉渊古剑,像是化为明亮的满月,向着那一道扑面而来的巨大风刃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嘭”地一声,张若尘倒飞而回。
 
    那是一股碾压式的力量,就算张若尘全力一剑,也难以抵挡。
 
    被风力掀飞之后,张若尘立即将全身真气注入冰火麒麟甲。
 
    铠甲中的铭纹被激活,隐隐响起一声麒麟的低吼,一只冰火麒麟的虚影浮现出来,将张若尘紧紧的包裹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那一道风刃,斩在张若尘的身上,将张若尘再次震飞数十丈远,身体直接埋进雪层底部。
 
    另一个方向,韩湫也被一道风刃倒飞,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坠落到地面,砸出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以那一个大坑为中心,方圆数十丈的积雪全部被震飞起来,形成一股弧形的气浪,啪啪的打在旁边的一排针叶松树上面,将那一排树木完全冰封了起来。
 
 252.第252章 镇灵郡主
 
    一个身材高瘦的灰袍老者,从风雪中走了出来,鼻梁高挺,眼睛深邃,灰白色的头发从中间分开,从头顶一直垂到地面。
 
    在他的身体周围,流动着狂暴的风力,发出“唰唰”的风裂声。
 
    若是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灰袍老者并没有双腿,袍衫下面空荡荡的,全靠一股风力,将他托举在离地三尺的位置。
 
    此人对风力的控制,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 
    韩湫从凹陷的大坑里面爬出来,喘着粗气,全身足有数十道血淋淋的伤口,但却全部都不致命,只是皮外伤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坠落到十丈开外的那一柄白玉古剑,重新飞回她的手中。
 
    韩湫横剑而立,秀目中蕴含杀气,沉声的道:“霍师叔,你这是要杀我吗?”
 
    灰袍老者乃是云台宗府的一位长老,同时也是四方郡国王族成员,名叫“霍景城”,天极境初期的修为。
 
    在地极境的时候,霍景城就是一位二绝天才,可以跨越两个境界战斗。
 
    突破到天极境之后,他被人废掉了双腿,下半身的经脉被斩断,导致全身气血不通,实力有所下降。
 
    可是以他的实力,依旧可以轻松跨越境界战斗。
 
    霍景城的眼中露出残忍的笑意,道:“为了四方郡国,你和张若尘必须得死。湫儿,对不起了,师叔也没办法。”
 
    “张若尘?谁是张若尘?”韩湫露出诧异的神情。
 
    霍景城冷哼一声,道:“少在我的面前装傻充愣,今日,你们若是不交出那一本账簿。老夫让你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 
    韩湫道:“我很好奇,云台宗府待你们四方郡国不薄,你们为何还要在暗中与黑市合作?”
 
    霍景城冷哼一声:“待我们不薄?云台宗府的资源、财务、人力,一半以上都是从岭西九郡索取。我们四方郡国每年都将大量修炼资源和银币送到云台宗府,到底都得到了什么?我们与黑市合作,至少是平等的交易,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。”
 
    韩湫恼道:“若不是云台宗府,你能够修炼到天极境,成为顶尖的武道强者?若不是云台宗府在天魔岭抵挡蛮兽,恐怕整个四方郡国早就已经被兽潮肆虐,文明毁尽,再次变成了一片蛮荒。”
 
    “废话少说,账簿到底在谁的身上?”霍景城道。
 
 
 
    韩湫体内的真气就像潮水一般的涌出,每一寸肌肤都像是变成了神玉,晶莹剔透,爆发出烈日一样强烈的光芒。
 
    唰的一声,她突然飞跃到霍景城的头顶,一掌打了下去。
 
    霍景城的手爪击空,感受到真气波动,便立即抬起头,向着天空望去,五指捏成拳头,一拳击向天穹,大吼一声:“云虎崩山拳!”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在强大的掌力面前,霍景城的身体被打得沉入地下,地面裂出一道道纹路,真气向四面八方震荡出去。
 
    霍景城狞笑一声:“这就是至圣乾坤功?可惜,你还太嫩。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霍景城的身体一缩,直接沉入地底,地面上,只留下一个幽深的洞口。
 
    韩湫收回掌印,落到地面,盯着那一个洞口,突然,身后传来真气波动。
 
    她的脸色一变,正向转身,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拳劲从背后涌来。
 
    霍景城从她身后的地面冲了出来,一拳打了出去,击在韩湫的背上。
 
    韩湫立即将真气注入手腕上的玉珠,玉珠中的铭纹冲了出来,在她的背后,凝聚成一面两米长的光盾。
 
    “嘭”的一声,霍景城一拳打在光盾上面,形成一圈圈真气涟漪。
 
    拳力,被那一面光盾给挡住,韩湫只是向前扑飞了出去,并没有受伤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imantsphoto.com/a/jindaixiandai/20180221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